• <b id="n3ihe"><address id="n3ihe"></address></b>

              <source id="n3ihe"></source>

            1. <rp id="n3ihe"><menu id="n3ihe"><tt id="n3ihe"></tt></menu></rp>
              <u id="n3ihe"><small id="n3ihe"></small></u>

              <b id="n3ihe"><kbd id="n3ihe"></kbd></b>
              <tt id="n3ihe"></tt>
              <sub id="n3ihe"><dl id="n3ihe"></dl></sub>

              松陽新聞網導航
              總站·浙江在線  浙江網聞聯播  《浙江日報》  《麗水日報》  《處州晚報》  ;新聞熱線:0578-8061733  8062468  投稿郵箱:zgsynews@163.com
               
              首    頁 田園松陽 數字報刊 新聞中心 松陽概況 公示公告 新聞時評 新聞廣角 設為首頁
              獨山論壇 微·松陽 公眾微信 媒體松陽 專題專欄 走南闖北 部門鄉鎮 快訊松陽 加入收藏
                  關鍵字:
               
              一本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走南闖北 > 茶人潘必亮

              茶人潘必亮

                上個世紀1988年那乍暖還寒的早春,某日,在大上海閘北區農貿市場的一個角落邊,一位理平頭,穿一件皺巴巴中山裝的年輕人,用三分膽怯七分驚羨的眼神,不斷地注視著熙熙攘攘人頭攢動的市場,他身邊擺放兩只雙層蛇皮袋,敝開的袋口中不時沁出微微的茶香。

                經過長途客車七八個鐘頭的顛簸,在那位好心“的哥”的幫助下,這位年輕人終于來到了大都市上海一角,開始了他的淘金夢。肚子不斷抗議,他正想去附近小吃店買兩只包子時,一位衣著得體的中年漢子踱到了他的身旁,俯身抓起一撮鮮嫩的逼人眼球的茶葉,邊看邊聞邊放了幾片口中細細咀嚼了起來。年輕人,儂格茶葉不錯嘛!儂啥地方?我是浙江松陽。噢,浙江東陽,木雕和建筑之鄉,是個好地方!同志,是麗水地區的松陽,不是金華地區的東陽。見眼前這位操一口上海話的客商,和藹友善,年輕人壯著膽子地解釋道。松陽,阿拉聽沒講過,儂松陽產茶葉?彼在異鄉為異客的年輕人,此時已忘卻了羞澀和陌生,竟在上海人面前滔滔不絕地介紹著家鄉的好山好水出的茶了。我這款茶葉“松陽銀猴”,它采自清明前的山地早春茶,我也初入行不久,雖然炒制還不到家,但放在玻璃杯一泡,形狀如銀猴在杯中上下翻滾,渾身披毫,您喝一口,我們老家的文人說那是唇齒留香,余香不絕。那滬上客商見眼前這位浙南年輕人,一講到茶就來勁,不禁哈哈大笑道:“阿拉看儂是個老實人,就先買斤回去泡泡,過幾天我還會再來的!當下年輕人取了老式桿秤,有點笨拙地將一斤茶葉稱好包妥遞了過去。多少錢?您是懂茶的行家,我也不知道上海的茶情,您就看著給點吧!小伙子,會做生意。說著,上海客商點出20張10元大鈔遞了過去。同志,這太多了,言罷,年輕人執意退回100元。

                32年前的滬上這一場偶遇,竟使這一對忘年交成了一生的好友和合作伙伴。當然,這年輕人也沒想到,這沒有戲劇性的偶遇,竟成了他打開蘇、滬茶葉市場的第一槍。松陽銀猴茶也在上海、蘇州一帶著實紅火了數年。這年輕人就是如今浙南茶葉市場經營戶協會的會長,在大江南北茶業界頗具聲譽的潘必亮。而那位客商也就是后來聲名遠播的上海嗚龍茶業公司的掌門人。潘必亮后來也一直成為嗚龍公司在江、浙、滬三地“大潤發”超市的綠茶供貨商。

                潘必亮世居浙南四大古鎮之首的古市,其祖上數代以撐船經商販運為生。昔時,松、遂、宣一帶山區陸路交通閉塞,貨運全憑甌江至松陰溪一帶的數百里水運。孩提時的必亮,從祖、父輩言行舉止中就深諳:為人當誠,經商當信之道。因家境所致,僅書讀初二就中途輟學,幸逢改革開放之春風吹遍神州,或許是受父輩潛移默化,年僅17歲的他,就大膽承包了原古市七村的小小茶廠,從此開始了他的茶人之旅。

                “我沒有什么墨水,但我慶幸自己趕上了國家快速發展的列車,我是一個很普通的農民,但上級領導和村民們的信任,連續擔任了古市鎮八村(現為下街村)四屆村民主任和這一屆的村支書。”還有一點也使我感到自豪的,這30多年,我見證了我們松陽茶產業的大發展,我看到了廣大像我一樣的茶農、茶商,從一片片茶葉中收獲了一疊疊鈔票;我慶幸入了茶葉這一行,有機會跑過全國許多茶區、茶市,結交了天南地北的許多茶界朋友;我也和浙南茶葉市場的許多經銷戶一樣,每年為松陽茶葉銷向全國,甚至走向世界作出了自己一份貢獻。如今我的兒子正在縣職業中專攻讀茶專業,我希望他能子承父業,能為松陽茶業的國際化出點力。

                為人豪爽,待人熱情,熱愛生活的潘必亮,自嘲自己是個文盲,但茶海30多年,當村干部15年,成就了他思維敏捷,談吐自如,給人一種較強的親和力。

                是的,潘必亮的確是松陽茶產業一步一步發展的見證人和親歷者。他早期自已收茶青,自己晝夜制干茶,自己租得在古市鎮湖溪林場大門外的簡易排屋那銷茶,“它標志著古市片茶葉交易市場雛形的出現”。雖然那時場地狹小、簡陋,但它代表著我們松陽從傳統的、種糧為主時代向多種經濟模式時代轉型的開始。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我縣的茶葉交易已移到了縣城俗稱“新街頭”的馬路上邊,這里原是耕牛的一個交易場所。“我到縣城賣茶葉時,這里只有6家小店面,交易茶葉的是提著手桿鉤秤,裝茶的也大多是編織袋,也就是叫蛇皮袋的那種。現在想來那場所是個名副其實的露天馬路市場,交易量也很小,完全一種小農經濟的模式。”潘必亮不無感慨地回憶道。

                后來,縣長運公司利用縣城老汽車站開辟了一個規模稍大的茶葉市場。“我在那里租了間店面,算是開始了有點樣子的做茶生意了。”

                到了21世紀初,我縣才算有了一個比較象樣的茶葉市場。“在我看來,那是第四代茶葉市場,它是縣長運公司在原搬運站(縣第二運輸公司)的場所上改造而成的一個市場,還屬于比較狹窄和簡單,但我們都很高興,因為交易量開始不斷在增加,外地茶商不斷有新面孔出現,我在那里也租了店面進行裝潢,記得縣政協還組織政協委員到此視察過呢!”

                講到今日的浙南茶葉市場,潘必亮,當然,也包括許多天南地北的茶人、茶商、游客等那都是很自豪的。“用句文化人的話來說:“這個浙南茶葉市場承載著松陽24萬人民的無限期望,那么大的場所,那么多的店面,不包括成千上萬五湖四海的茶葉在這里交易,光我們長期固定的經營戶在這里就有近百家,帶動了多少人致富,促進了多少產業崛起壯大,它的功能和幅射,不僅僅用年交易的幾十億可以說明的。當年我們市場內的這近百家經營戶,哪家每年的銷售額不在六、七千萬以上。但面對當今群雄四起的中國茶產業,我感到壓力還是蠻大的。”

                窺一斑而知全貌,在松陽像潘必亮這樣一路走來的茶農、茶商還有許多許多,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松陽是怎樣從一個傳統的農業縣蛻變成一個茶產業經濟強縣的;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成千上萬的松陽泥腿子是怎樣在波瀾壯闊的商海中一個個成長為捋擊商海風浪的弄潮兒。

                有句話說得:茶品即人品。潘必亮之所以能一路做茶,這與他的為人處事是密不可分的。

                “我在松陽與茶結緣已整十年,與潘必亮非親非故,我們是同行,同在浙南茶葉市場開店銷茶,但我們從不拆臺搞這什么窩里斗。他為人豪爽氣量大,也從不會與茶農斤斤計較,從不克扣茶農斤量,也不拖欠人家的茶葉款,所以在我們市場內,在廣大茶農中口碑蠻好,各方的朋友也多。”浙南茶葉市場的經營大戶,縣政協委員鄭建標如是說。

                “老潘這個人給大家印象很好,他從不為蠅頭小利而計較,對公益活動很熱心,很肯幫助人。就拿早幾年我們市場中因店鋪租金不斷上漲而引發的風波來說吧,他一方面積極協助政府做好經營戶的安撫勸導工作,一方面與我們市場管理方一起,挨家挨戶地與房東協商,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因他的為人素為大伙所敬重,加之古道熱腸,經各方面努力,終使這次風波得以平息,他也被眾經營戶推舉為浙南市場經營戶協會會長”。浙南茶葉市場總經理洪建明頗為動情的這樣講述。

                多做好事,化解矛盾,多替人家想想。這是潘必亮為人處世很樸素的哲理。他是古市八村連任四屆的村民主任和現任的黨支部書記,就是用這樣樸素的處事哲學和行動,取得全村800多村民的擁戴,以及上級黨委、政府的贊揚。

                隨便扯個例子來說說吧。征地遷移和補償方面的矛盾。這十多年隨著城鎮建設的快速推進,潘必亮所在的原古市八村,也面臨著許多征遷問題。政府補償政策有“硬杠”,拆遷戶利益須保證,這一矛盾疙瘩有多難解,凡當事人或親歷者都能談上一筐。但那么多年八村卻從無矛盾上交,一見拆與被拆“頂”在那里難分難解之時,潘必亮總是“偏”向被折農戶一方。怎偏?我們所在的城鎮變新了、變美了,大家居住條件改善了,黨和政府還不是為了我們好;土地被征用,政府按政策及時發給補償款,這樣的好事我們如果都不支持,人還有什么天地良心呢?與你心理所想真的有出入的話,差多少?我這個當主任的自掏腰包補給你!”以心換心心心相印,有類似“釘子戶”的折遷戶聽到潘必亮如此一說,也就撲嗤一笑道:“都是好事,我還計較什么”!

                “黨政干部沒日沒夜做動員工作,還不是為了我們老百姓好!”為了自己的一點私利,你當釘子戶,值得嗎?你說還差八九千,上面統一政策,也是無法解決的。我個人給你一萬元。你也不要再頂牛了!村民主任自掏腰包化解矛盾?潘必亮真的這樣做了,而且不止一二件!

                都說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么多年,潘必亮當村民主任,村里公務接待到“零”接待。我寧可自己多辛苦點,也不去亂花村里一分錢!這樣的干部,老百姓能不信任,能不擁戴!

                潘必亮是個普通的茶人、凡人,但他卻做到了不少凡人不能做到的事。

              作者:王彥 潘益飛 來源:松陽新聞網 編輯:肖土根 吳勝 時間:2020年3月28日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 廣告刊登 | 聯系我們 | 法律顧問

              中共松陽縣委宣傳部主管 中國松陽新聞網版權所有 保留所有權利 浙江在線加盟單位 批準文號:浙新辦[2010]22號 浙ICP備1020924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