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n3ihe"><address id="n3ihe"></address></b>

              <source id="n3ihe"></source>

            1. <rp id="n3ihe"><menu id="n3ihe"><tt id="n3ihe"></tt></menu></rp>
              <u id="n3ihe"><small id="n3ihe"></small></u>

              <b id="n3ihe"><kbd id="n3ihe"></kbd></b>
              <tt id="n3ihe"></tt>
              <sub id="n3ihe"><dl id="n3ihe"></dl></sub>

              松陽新聞網導航
              總站·浙江在線  浙江網聞聯播  《浙江日報》  《麗水日報》  《處州晚報》  ;新聞熱線:0578-8061733  8062468  投稿郵箱:zgsynews@163.com
               
              首    頁 田園松陽 數字報刊 新聞中心 松陽概況 公示公告 新聞時評 新聞廣角 設為首頁
              獨山論壇 微·松陽 公眾微信 媒體松陽 專題專欄 走南闖北 部門鄉鎮 快訊松陽 加入收藏
                  關鍵字:
               
              一本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心情驛站 > 我故鄉故土的“四聯食堂”(下篇)

              我故鄉故土的“四聯食堂”(下篇)

                每個人的腦海深處都有難以抹去的兒時記憶。我故鄉松陽故土西屏的“四聯食堂”雖然早以故去,可隨著歲月的漸行漸遠和年輪的增長,愈發讓我魂牽夢繞!

                在我記憶中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每天特別是逢一、逢六的集市日,人山人海,人聲鼎沸,進店用餐的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好多人只能站著吃,輪流坐。吃過還不想離去,即使回去了仍會牽腸掛肚。那時候,“嗑,到四聯食堂咥碗面!”是松陽人親友相聚最為普遍的口頭禪。1958年11月,松陽并入遂昌縣,1960年10月,主管部門遂昌縣商業局決定“四聯食堂”抽出蔡海尼、毛文貴等主要廚師到遂昌縣城“連鎖”開辦,盡管正式取名“國營遂昌飯店”,而遂昌人總是愛稱“西屏飯店”,其經營的湯面和其他菜肴飲食都是遂昌“一等一的美食”(即一流的、最好的意思),深受遂昌城鄉民眾的喜愛。

                “四聯食堂”主營的是各類湯面,最讓我念念難忘的也是她的湯面。“四聯食堂”的湯面才是真正好吃的湯面。面條的形狀是扁的約莫半公分寬,決不是當下許多所謂的面條做成圓的,說是面條又像是粉干,更像是過橋米線,不三不四地讓人看看感覺就不爽;面條的顏色是土黃色的,根本沒有現在的白,看看總給人不自然的感覺;嚼去不硬也不軟,讓人口齒感覺好享受,沒有當下面條的所謂的有筋道,明目張膽地宣示麥粉中就是摻有其他成分。最主要的是,“四聯食堂”的湯面就是麥子磨的面粉做的面。開始是幾個師傅搟的,用很大的缸盆和面,略加點食鹽均勻用力揉,再放到作臺上用一根長長的圓木桿搟,不斷使面坯擴展為面團,待擴展到面片時,再在面片上拍上幾拍山粉,進行翻折再搟,再拍再搟,直至厚度適宜,就將搟好的面片來回幾折折迭起來,切條、抖散,再放在作臺上讓它干上一會,就可以下鍋煮了。“四聯食堂”如此制作的面條,因面坯加水較少,山粉拍打均勻,耐燒煮,吃起來顯得爽滑且有嚼勁。后來生意好,純手工忙不過來,也開始用機器扎,但也是扎得蠻有技術、挺柔筋的,讓人嚼一口是滿嘴的麥香,保證原汁原味,根本不像當下好多面條簡直是味同嚼臘。

                “四聯食堂”的湯面好吃,湯好喝是非常重要的因素,面湯是一整天用肉骨頭或雞什么原生物熬制的,但不知道是什么方法讓人喝了不覺得油、自然而鮮美,讓人喝過嘴留余味,心存余香,就是嘔起來再吞下去,都是很好的味道,久久不能忘卻。當下許多地方熬制的所謂高湯雖然也還好,但遠沒有“四聯食堂”面湯那么好喝,時至半個多世紀之后,我從小時候長到快到老人家的年齡了,吃過多少地方多少種當地所謂有名的湯面。

                我父親喜歡吃面,由于工資低家庭負擔重,也只能次次都是吃“四聯食堂”的光面。小時候,我最情愿干的事就是父親讓我去“四聯食堂”買碗光面。晚上掌燈時分,奶奶、母親和我們兄弟四個等候父親下班回來,圍著八仙桌開始晚飯,父親常常在咪老酒咪了小半碗時,可能覺得就只是剝花生下酒太乏味了,更有可能是面條癮上來了,就會從衣袋里摸幾次才摸出的一角錢,叫我到“四聯食堂”買碗光面,“噢”,我應答得十分地響亮,馬上放下自己的飯碗,接過母親遞過來的大號牙杯,一溜煙就跑去對面的“四聯食堂”。“四聯食堂”實行“買簽取號、憑號取食”的經營方式。將草黃色的紙板剪成長條狀,上寫面類或菜肴小吃的名稱及序號。顧客來到店里,先到柜臺買簽取號,再按號排隊等候。等食物燒好了,里間有店員會大聲叫號,說幾號什么貨名燒好了,食客憑簽上的順序號去領取,這樣不用排隊也井然有序,就是在食客最多時也保證了秩序。

                柜臺上賣簽的大抵是兩男一女三個人,男的一個是葉延良,還有一個是徐寅軒,盡管他們比我們大很多,我們小孩也都分別叫他“良良叔”“老三叔”;另一個是黃巖人、當時約莫四十來歲叫王佩芳的女店員,她的嗓音很曼妙、很動聽。我去買簽時,如果是“良良叔”或“老三叔”,一邊給我簽,一邊以他們同樣沉穩的男中音朝里面廚房喊“光面一碗”,廚房師傅聽到喊聲便開始做。“良良叔”人長得很端正,頭發往后梳得很秀氣,一臉的善良和氣,“老三叔”就是徐寅軒,前幾個,我們續修宗譜,才知道他和我是同為東里徐氏宗族的,族名徐發孝,按排行跟我竟是同輩。那時候,想必他和我父親相互都知道是宗親,他知道我父親工資低人口多,只能又是光面——也總是光面過過癮。盡管“良良叔”和“老三叔”對人都很和善,但我更喜歡那個女店員上班,不僅因為人長得很漂亮,更是她的聲音實在是太曼妙、太動聽了,她居然可以將通知廚房的“光面一碗”四個絲毫沒有音樂感的字喊得比黃鸝鳥唱歌還要好聽,聽到過她的這一喊聲,才懂得什么叫婉轉,什么叫曼妙,什么才是真的叫動聽,她的聲音不輕更不尖,讓人聽了自然舒坦,她的聲音不媚更不妖,但保證讓行走在街上的男人聽到骨頭會酥,女人會微妙地生起嫉妒。如果在夜晚10時,“四聯食堂”行將關門歇業,她那通知廚房的曼妙婉轉的聲音幾乎會躍動幾近歇息的整條人民大街!

                拿過“良良叔”或“老三叔”或是婉轉曼妙的女店員遞給我的光面簽,我就一溜煙穿過寬大高透、柱子都是合抱粗的中堂徑自跑到炊煙繚繞、香氣氤氳的廚房,無論遇上哪個正在掌勺的師傅,都認得我是對面就是吃光面的昌發先生的兒子,都不會趕我出廚房。偌大的廚房里靠西墻是很大的灶臺,支著兩口很大的鍋,左邊大鍋燒的是鼎沸的清湯,用來煮面條,右邊大鍋上整天用雞或豬肉煮著湯——可能就是當下說的高湯。師傅都會很和善地一邊為我燒面條,一邊和我拉家常,也都知道我會遞上一個大號的牙杯放在灶臺邊,盛上面條后都會給我舀上滿滿一杯面湯,還會囑咐我“小心端,有些燙”。滿牙杯的湯面真的好燙,我小心翼翼地端著走著,每回每次總是禁不住誘惑,嘗到過“四聯食堂”的面湯味道的,估計真不可能擋得住那誘惑。當下說的什么高湯總有一種不自然的感覺,而西屏鎮上當年“四聯食堂”的面湯就是那么好喝,怎么個好喝我也說不盡然,但聞到那特有的香味,讓人就會明白什么叫誘惑——小時候,“四聯食堂”的面湯那才是真正不可抵抗的誘惑!

                從“四聯食堂”的廚房到我家門口也不過五十米左右的路程,從離開廚房開始,因為滿滿一大牙杯的湯面,雙手捧著只好慢慢地往家走,其實也巴不得慢慢走,才能美美地喝。起初面湯太燙就咪幾咪,那絲絲美味不舍得一下吞下肚去,再走二十幾步,就顧不了燙,再啜幾口,太燙在嘴巴里頭留不住,就只好吞下肚了,那地道自然、不油不膩、鮮美可口一下溢滿整個肚腸,哇噻,一時間,覺得自己真乃神仙口福也!好多時候,不滿足于僅僅喝面湯,根本想不到難為情不難為情,將滿滿湯面的大牙杯放在一旁桌子上,從桌子上的筷筒上抽出筷子,站著呼呼地吃將起來——“四聯食堂”的面條是真正地好吃,常常會讓我越吃越起勁,但又不敢吃多,怕回家被看出一碗面明顯少了,大哥二哥肯定說我偷吃也不好意思,所以也就馬上打住,扯上袖口抹去嘴邊的油漬,繼續前走回家。

                走出“四聯食堂”的店堂,走過人民大街,離家門口只四五米了,盡管面湯還是燙,也管不了那許多,最后就是到了家門口,也還是熬不住饞,站在門口大口喝,咕嚕咕嚕幾口下去,不管什么味道了,只覺得不喝它半杯下去可惜了。肚皮滾滾、心滿意足到了家,雙手將裝著光面的大號牙杯遞到父親面前,不待父親打開,大哥、二哥就搶先來打開蓋子,然后告狀似地大叫:“偷去吃過了,只有半碗啦”!其實,哪回哪次,父親讓大哥或二哥去“四聯食堂”買光面,都跟我一個樣。每每這時候,父親總是笑呵呵更加和靄,咪咪老酒,有時閉著眼睛聽兒子們嚷嚷,老酒喝完了開始吃面條,但總是先給奶奶夾上幾筷子,再夾給母親,母親又夾回去給父親,再就是給兒子們分,一人一筷子,不多也不少,父親留給自己的,本來在路上就被“偷吃”了不少的一碗面,到這時所剩無幾,面湯也幾乎沒兩調羹了!

                近日,我回故土西屏,走在太平坊下正在恢復重建的“四聯食堂”門口,真可謂百感交集,“鄉愁”洶涌于心。當走到南直街43號、店名為“老余家”做餅的店鋪,恰見我高中同學余鶴鳴像他父親余相發師傅當年一個樣,雙手油漬漬地正在制作油料餅,傳承著父輩的手工技藝,我心中油然生起滿心的希望:不久的將來,故鄉故土的“四聯食堂”店堂即將重現,那難忘而又記心入懷的味道,一定也可以重回人們的舌尖!

              作者:葉步芳 周琳 來源:松陽新聞網 編輯:肖土根 孫志華 吳勝 時間:2021年6月10日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 廣告刊登 | 聯系我們 | 法律顧問

              中共松陽縣委宣傳部主管 中國松陽新聞網版權所有 保留所有權利 浙江在線加盟單位 批準文號:浙新辦[2010]22號 浙ICP備10209249號